又一个“李文星”死了: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

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

又一个“李文星”死了: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

发布时间:2020-07-24 17:49:56阅读()

张超死了。

他是另一个李文星。

同样的山东青年,

同样刚刚毕业,

同样刚刚辞去上一份工作,

同样想找一份“离父母近一些的工作”,

同样通过网络求职平台发简历,

同样因为求职被骗,被传销组织控制,

同样死于天津静海,

同样死于2017年7月,

同样被传销人员抛尸于户外,尸体同样于2017年7月14日被发现。

同样的山东青年,

同样刚刚毕业,

同样刚刚辞去上一份工作,

同样想找一份“离父母近一些的工作”,

同样通过网络求职平台发简历,

同样因为求职被骗,被传销组织控制,

同样死于天津静海,

同样死于2017年7月,

同样被传销人员抛尸于户外,尸体同样于2017年7月14日被发现。

正当年少,正值青春,无尽的希望正在展开,抱负还未开始。因为一次求职,双双命丧异乡。

李文星毕业证

李文星今年23岁,毕业于东北大学,学的是资源勘查工程专业。

5月15日,李文星在招聘平台上发送简历。

5月15日,李文星在招聘平台上发送简历。

5月19日,收到聘用通知函。

5月19日,收到聘用通知函。

5月20日,从北京前往天津入职。

5月20日,从北京前往天津入职。

7月8日,给母亲打最后一个电话说:“谁打电话要钱你们都别给”。

7月8日,给母亲打最后一个电话说:“谁打电话要钱你们都别给”。

7月14日下午18时55分,尸体在天津静海区被发现。尸检报告称,胃里无一点食物。

7月14日下午18时55分,尸体在天津静海区被发现。尸检报告称,胃里无一点食物。

李文星尸体被发现的水塘

而张超,死亡时间更短。

张超今年25岁,毕业于内蒙古科技大学,学土木工程。

张超毕业证

7月10日,张超来到天津静海,被传销组织控制。

7月10日,张超来到天津静海,被传销组织控制。

7月13日,张超被发现有中暑症状,服了藿香正气水等药,但病情未见好转。

7月13日,张超被发现有中暑症状,服了藿香正气水等药,但病情未见好转。

7月14日,传销人员雇车,欲将张超送至天津站,途中发现张超生命垂危,遂将其抛弃于西青区张家窝真灵泉北里西侧附近小路。

7月14日,传销人员雇车,欲将张超送至天津站,途中发现张超生命垂危,遂将其抛弃于西青区张家窝真灵泉北里西侧附近小路。

7月15日,涉案传销人员被控制。

7月15日,涉案传销人员被控制。

天津市西青区张家窝镇

张超尸体被发现的地点

两条年轻的生命,同一天,死于传销组织之手。

这段时间,是两个家族的噩梦时期。

世间痛苦千万种。

最痛的,就是中年失子,而且是以被谋杀的方式失去。

传销真是社会的致命瘟疫。

其恶其毒,令人发指。

但奇怪的是,传销屡禁不止,一直诡秘又顽强地存在你我身边。

我们总是能听到身边人被传销组织控制的经历。

甚至,自己也是受害者、拉人者。

还有很多人,和李文星他们一样,在传销组织中失去了生命。

孙延宇生前与友人的合影

2013年7月,孙延宇从哈尔滨师范大学毕业。

他是有为青年,一直是家族的骄傲。

在哈尔滨师范大学就读时,多次获得国家奖学金。

因优秀,被校方推荐至波兰大学交流两年,并荣获波兰校方表彰。

但谁又能想到,当他毕业后求职,等待他的,不是一份好工作,而是一个黑暗、邪恶、残忍的传销组织。

和李文星、张超一样,24岁的孙延宇也通过网络求职,获得一份“工作”。

2013年6月末,孙延宇前往东莞,到了之后,被接到莞城光明路兴隆新村四楼。

抵达之后,他没有看见明亮、高级、井然有序的写字楼,没有看见预想中专业、认真、训练有素的职员。

而是肮脏、腥臭、拥挤、男女混杂的出租屋。

他知道,自己上当了。

作为东北男孩,孙延宇血气方刚,在知晓真相后,传销人员要他加入,他断然拒绝,并且伺机逃跑。

未遂。

近10个传销人员一拥而上,将他摁在水盆里,令他几度窒息。

随后,孙延宇遭群殴,被勒断舌骨,踢爆脊柱。

当晚11时许,孙延宇开始口吐白沫,在管理人员的安排下,一男一女把孙延宇送往医院治疗。

在医院扔下孙延宇,这对男女逃之夭夭。

随后,孙延宇死亡。

又一条人命,终结于传销之手。

孙延宇母亲伤心欲绝

传销人员是天生的魔鬼吗?

是文盲吗?

是具有反社会人格的精神病患吗?

是变态杀人狂吗?

不。

据警方介绍,涉案的十三名传销人员均为大专、本科以上学历,其中一人还曾当过老师。

4月18日,7名被告人受审

受过高等教育,也没有前科。

但他们一个接一个变得狂热,短视,心性大改,为达目的誓不罢休。

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传销会让人变得像畜生一样毫无底线?

为了揭开这一问题,慕容雪村用23天的传销卧底经历,写下一本《中国,你少了一味药》,告诉我们为什么。

2009年年底,慕容雪村的朋友小庞在江西上饶,被骗进一个名为“香港华兴国际贸易公司”的传销团伙。

慕容雪村考虑多时,决定跟着潜伏进去。

他在微博上留言:

“消失一个月,拿老命开个玩笑,若回得来,还你一个好故事;

若回不来,舍我一副臭皮囊。”

然后把衣物、手机和银行卡都留给了弟弟,就往上饶去了。

在此之后,他用自己深入魔窟的经历,揭示传销世界运转的奥秘。

一,任何传销组织都是封闭、杂乱、拥挤的。

空间小,卫生差,男女混杂,人数众多,十几个甚至几十个人挤在一个封闭的房子里。

传销窝点的生活

空间封闭,无法接收外界信息,世界就变成了眼前的一小点。

这样一来,人的精神就会只关注眼前疯狂的口号、呐喊式讲课、歇斯底里的喝彩、癔症般的互动。

“成功人士”分享的狂热故事……慢慢地失去思考的能力。

只剩下情绪,不再有智识。

而传销组织迎接新人的基本法则是:

不能让他独处,不能让他闲着。

闲下来他就会胡思乱想,想得太多就容易起疑心,起了疑心就会一走了之。

不能让他独处,不能让他闲着。

闲下来他就会胡思乱想,想得太多就容易起疑心,起了疑心就会一走了之。

任何时候,你都不可能有机会一个人独处。

没有私人空间,人就没办法将时间和心理空间留给自己。

如此一来,也就少了反省,失去自我,容易受人影响,思想容易被操纵。

这些,无一不符合集体催眠术的技巧。

二,对新来者洗脑时,他们会从你模糊不清的概念入手。

有人认为,做传销的,那都是傻逼。

错了。

他们有一整套应对方式,懂得如何令你信服,也知道如何令新来者放弃抵触。

比如,对慕容雪村“解释眼前这一切”时,负责洗脑的“贾总”的话里,就有非常多诸如“国际”、“哈佛大学”、“犹太”、“连锁经营”、“金融”、“经济模式”、“国家宏观调控”……等大词。

普通人虽怀疑,奈何自己脑袋的知识库又没有系统的信息,自然不明觉厉,不敢乱反驳,就这样被唬住了。

常居于此,无望逃离,人又有着天然的认同欲,本能地会靠近集体。

于是,态度就会由抗拒-怀疑-不顶撞-好像也有那么些道理-认同。

传销之毒,就这样开始在你心中发芽。

慕容雪村,作为一个知名作家,他的常识与见解都超于常人。

但在听久了谎言,并说多了谎言之后,差点也相信了。

他在书中感叹:

原来谎言真有无穷的魔力,

只要坚持说谎,

天天讲、月月讲、年年讲,

再坚强的人也会动摇,

再荒谬的事也会变成真理,

不仅能骗倒别人,

连自己都会信以为真。

三,以暴力胁迫。

传销组织的可怖,不单是洗脑+控制,还有致命的暴力。

“每个窝点都会有一个‘打手’,

当过来的人不听从指挥,

就会五六个人联合把人控制住,

然后‘打手’开始殴打‘不听话’的人。”

2014年1月23日,江西有一小伙陈某,因QQ网恋,应网上恋人“等爱的女人”之约,来到韶关。

不料,满腔爱意还未说出口,“等爱的女人”就将他带到这个传销窝点。

陈某刚进屋,屋里几个早有准备的男人一拥而上,把陈某按倒在地,要求其加入传销。

陈某拒绝后,惨遭殴打,不到一个小时,就惨死在传销者的脚下。

在这种暴力威胁下,许多新来者因反抗无效,只有顺从——进入邪恶之中,被同化,成为邪恶本身。

然后,又开始诱骗新的无辜者。

如同丧尸。

一咬二,二咬四,四咬八,人员呈指数增长。

总结一下,传销之恶=监狱式管控+洗脑式宣传+恶魔式手段。

这种恶,胜似杀人放火,胜似瘟疫病毒。一旦碰上,轻则耗时失财,重则家破人亡。

如何防范?

我觉得最基本的一点是:不要贪婪。

所有的阴谋,都是种植在人性的弱点上的。

你不想努力,枉顾常识,一心想轻松发大财,好,传销集团便撒开“你交3000块,就可以月入30万”的骗局。

你不想付出真心,不想负责,只想得到一个炮友,那么,骗子就以网恋为名,把你诱到骗局中。

梦想也好,爱也好,其他事情也罢,都是要一步一步来的。

天上掉的馅饼,多数是诱饵。你要学会分辨。

飞来的艳福,很可能是一个“仙人跳”。你要多多留心。

植下清醒的抗体,多一点警惕,少一些轻信;

多一些自我保护意识,少一些“人间处处充满爱”的天真;

多一些常识,少一点愚蠢……或许,你就会躲过一劫。

至于其余的,就是命运和法律的事了。

作者简

周冲,80后的老女孩。自由写作者。2015年离开体制,放弃公职,开始以笔谋生。著有《你配得上更好的世界》、《我更喜欢努力的自己》等书。

欢迎分享转载 →又一个“李文星”死了: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

Copyright © 2002-2020 鲁旭娱乐网 版权所有 备案号:粤ICP备14025430号-1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网站公告 - 广告服务